留日学子亲历大地震核辐射让人担心

2012-08-25 18:10:44

受日本东北地区强烈地震影响,大批旅日中国公民纷纷返回国内。图为3月15日晚,全日本航空公司航班到达北京首都机场。留学日本的于小姐与前来接机的父母团聚。

中新网供图

3月14日晚,在日本宫城县仙台市东北大学读硕士的江西瑞昌姑娘严佳通过QQ视频向妈妈报平安。

张勇摄

从仙台辗转到大阪的中国留学生吃到了东北菜。

中新网供图

留日学子王猛(左)和妻子张阳在一起

北京时间3月11日13时46分,日本本州岛附近海域发生里氏9.0级地震,东京有强烈震感。据了解,目前在日本的华侨华人留学生总数达70万人,主要集中在东京及其周边地区。本次受灾严重的宫城、岩手、福岛、茨城4县有华侨华人留学生约3万人。

地震发生后,全日本中国学友会各分支迅速通过电子邮件和网络,及时了解日本各高校中国留学生的安全状况,并给留学生发送了慰问信。

本报连线在日中国留学生,听他们讲述亲历地震的经过及目前在日的生活状况。

买机票准备回家

讲述人:闫震地点:东京

电车之上地震突降

我住在东京都墨田区,地震时我们正在电车上,从神田站开往下一站的时候,电车突然间停了,我们还没来得及反应,电车就开始剧烈地左右晃动。大家一下子反应过来:“不好,地震了。”

因为日本经常地震,一开始我没有太担心,只是牢牢抓住扶手,努力让自己站稳,以为晃一会儿就结束了。结果我完全没想到,这一停车就停了两个多小时,也意识到事态真的严重了。

车上的乘客倒没慌乱,上班族拿出电脑上网,但信号不好,网络时断时续。又过了一阵子,我们被通知下车。虽然整个列车只开两个门,但秩序很好,有的男士还很绅士,会侧身让女士先过,我们陆续爬人工梯子下到站台,准备避难。

等我到达站台,发现里面密密麻麻挤满了人,一眼望不到头。那时候我反应过来:“坏了,今天晚上回不去了,可能要被困在外边了。”

唯一能做的事是等待

后来我们几经辗转,寻找能暂时停留的地方,最后我跟同学找到了一家KTV,本来打算可以眯一会儿休息一下。然而余震不时发生,尤其是下半夜,每隔三五分钟就会有一次震动,大家完全不敢入睡,只能依偎在一起,相互鼓励。

12日早上,电车还未恢复开通,只开了几班地铁。地铁站的人非常多,不过人们的心情都很沉重,整个车站几乎听不到一点儿声音。途中经过3次中转,我们才回到家。

感觉地震那天下午,日本一瞬间就瘫痪了,不管是不是灾区,所有的交通都停了,人们都被困在一个区域里,唯一能做的事就是等待。

地震之后不久,我手机的信号完全不通,最后没办法只能用公用电话。电话亭前的人特别多。不过那时,我还不知道震级是多少,也不知道情况有多严重,就是知道可能这次震得比较厉害,害怕家里担心,就急忙给家里打了一个很短的电话,报平安。直到第二天到家,才又跟家里联系上,汇报了自己在日本的情况。

地震之后,每个便利店里的东西都被抢购,方便面都摆在箱子里,而不是摆在货架上,大家根本就不管拿什么东西了,见着一样算一样,都疯狂地往购物车上扔,每个购物车堆得跟山一样。

经历余震记忆犹新

大地震之后,我们又经历了很多次余震,不过最害怕的是15日晚上的那次余震。那天晚上我正在家躺着睡觉,突然间就感觉整个房子在剧烈晃动,就像荡秋千一样,又有点像弹簧,在不停摇摆。我一瞬间就被惊醒了,抱着自己准备好的包就往外跑,等我站在楼外的时候,仍然感觉整个楼在剧烈摇摆,楼里不断有人往外跑,大家都集中在一块空地上。

目前,核辐射让人担心。我跟同学本来都未打算回国,但随着福岛核电站核泄露事件的发展,我们都开始订机票,准备回国。

机票基本处于脱销状态,从东京飞上海的机票已经卖到1.2万元人民币一张,而且很难买到。我几经辗转,才买到19日的机票。希望国内的亲友和所有关心我们的人不要担心,我们会平安归来。

我们都安好

讲述人:王猛地点:东京

地震来了

2011年3月11日,将是我生命中永远难以忘却的日子。在这一天,我经历了日本大地震。

地震发生时,我正在位于东京新宿车站附近大厦7楼的日本料理店(下称料理店)上班。星期五是料理店最繁忙的时候,午餐时段快要结束时,我正在洗碗,突然感觉身旁的碗碟抖动起来。由于近期小震不断,一开始我未放在心上,但随之而来的是吧台悬挂的红酒杯相互碰撞随之坠地破碎的声音。我的直觉告诉我:不好,这次是大地震!

我先关掉了身后的天然气阀门,随后环视了一下周围的日本同事,大家也都在做判断,同时开始去扶摆放在高处的器皿。但随着晃动的加剧,不断地有器皿摔下来。店长在对讲机里开始召集人员到紧急疏散口疏散就餐的客人。

等客人紧急撤离后,地震还在持续,而且越来越剧烈,放置在吧台货架上和冰柜里的酒瓶开始滚落。随后,店长对我和另外一名外国员工说:你们是外国人,你们先撤出去。

但我俩都没有撤,店长看我们不走,便让我们给家人和朋友打电话联系,我随即掏出手机给家人打电话。但此时信号已经中断,电话打不出去。这时,我既怕在国内的家人担心我,同时也很担心同在日本的妻子。

凌晨3时到家

大地震结束后,东京的电车和地铁都停运了,电梯也停了。料理店晚上基本没什么生意,我非常惦记还未取得联系的妻子,于是向店长请了假。随后,网络终于通了。我先通过手机上QQ跟国内的家人取得了联系,报了平安。在我快到神田的时候,和妻子通上了电话。

晚10时,我在神田见到了还在工作的妻子。晚11时30分,妻子下班后,我们开始往新宿走。走到半路,看到地下铁丸之内线恢复运营,于是我们便搭乘丸之内线先到了新宿,到达新宿之后,西武新宿线也开始恢复运营,就是排队的人超多,但是大家都相当有秩序,一点不乱,排队1个小时后,我们终于坐上了回家的电车,凌晨3时到家,看到同住的老乡都安好,心里舒了口气。

迎来28岁生日

12日早起床后,我便开始跟朋友、老乡联系。手机信号时断时续,好在公用电话现在全部免费开放使用,手机打不通的时候,我就用公用电话跟有固定电话的朋友、老乡联系。同时通过网络联系,终于确认了在东京的朋友都平安无事。之后,我们跟中国驻日本大使馆取得联系,向大使馆通报我们平安的消息。

13日,几乎一整天,我都待在家里通过网络和国内朋友联系报平安,同时,我通过网络把山西大学商务学院在日留学人员的平安消息转告校方,让这些留学生的家人和学校都放心。

14日凌晨,我迎来自己28岁的生日。亲戚朋友通过网络给我送来了生日祝福,祝福我们在日本平安。这时,感觉亲情、友情、乡情特别温暖,感谢爸爸妈妈、亲朋好友对我们的关心!有你们的祝福,我们一定会平安回到国内!(李文姚丽娜刘静)该文章《留日学子亲历大地震核辐射让人担心》由出国留学网(www.nuli.org)03月19日转载于人民网-《人民日报海外版》。
来源:http://www.nuli.org/a/20110319/204463.html

分享到:
相关阅读
文章评论 · 所有评论
评论请遵守当地法律法规
点击加载更多
© 2016 京ICP备11016124号-6 京公网安备 11011202000300
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