从仙台骑车到东京 中国留学生感受震后日本

2012-08-25 22:16:19
《从仙台骑车到东京 中国留学生感受震后日本》新闻由中国青年报03月22日报道,出国留学网www.nuli.org转载。

梁欣程,大连理工大学赴日交换生

3月11日日本地震发生时,大连理工大学赴日交换生梁欣程,正在位于宫城县仙台市的东北大学学习。当时仙台市附近交通全部瘫痪,怀揣强烈回国信念的他,竟从仙台单车骑行19小时到东京。3月14日下午,梁欣程顺利登上回国航班,当天安全抵达大连。

中国青年报:地震发生时你在哪儿,害怕吗?

梁欣程:我正在学校图书馆写报告,突然整个楼晃动起来。第一次只晃了几秒,我没在意,几分钟后,开始连续震动。我想起之前的防震训练,就钻到桌子底下。后来楼晃动的幅度越来越大,桌子产生很大的位移,书架上的书掉得满地都是。我心里开始发慌。

又过了几分钟,地震稍微小了一点,图书馆的警卫跑进来询问我们情况怎么样,然后指引我们从疏散路线离开。我学建筑,离开时特意观察了一下,图书馆的柱子和梁都没有裂痕,说明不会出现什么问题,我就比较放心了。我当时心里还在想,等地震消停了,回去继续写报告。

学生们都很有秩序地被疏散到一个空旷的停车场。过了一会儿,我们远远地看到教学楼三楼的化学实验室起火燃烧起来。教学楼旁边的树林方向也刺啦作响,我扭头一看,毗邻的土坡几乎悬在了半空中,大块土砾分崩离析,沿着坡面滚落了下来,人群中有人大喊:山体滑坡了!

中国青年报:你是什么时候联系上家人的?

梁欣程:地震过后,通信就处于瘫痪状态,我很着急。大约晚上7点,我竟然接到同在日本留学的朋友的电话。之后我就不停地给家里拨电话,两个多小时以后,终于打通了。我赶紧告诉家人自己在这边挺安全,得知学校在询问我们的消息,我感觉很温暖。但后来就再也没有打通过电话。

那时我唯一的想法就是“回国回家”。其实地震前我就预订了3月14日下午乘东京至大连的航班回国,没想到却碰上地震。当时仙台地区断水、断电、断网,JR线(国铁)、新干线、高速公路基本都停用了。从仙台到东京,正常情况下是6个小时的巴士车程。我想,骑车过去的话说不定能赶上航班!

中国青年报:你真不愧“千里走单骑”,沿途情况怎么样?

梁欣程:3月12日,我从仙台出发,绕过一个小山,到达村田区,然后从大河原上了4号国道。在村田区附近,我有点儿搞不清方向,就问了一位经过的日本大叔,他详细地告诉我哪条路封锁、哪条路依然通行,还耐心地给我画了一幅路线图,这张图我现在还保留着。

一路骑来,我只能用“惊愕”来形容所见情景。日本建筑、道路的抗震性真是太好了!楼房倒塌、损坏的很少,一些别墅看起来甚至完好如初,只有少量房屋拐角处有墙砖剥落。道路几乎没有变形情况,我看到的最大的裂缝大概70厘米宽。不过,山路崎岖,夜里的零下气温更让我冷得要命,由于地震毁坏了电力系统,国道上一片漆黑,我只有借助单车上微弱的灯光,艰难地蹬着脚踏板。

半夜3点多,我到达福岛市,看见那里依然供电,就简单休息了两个多小时等天亮继续出发。我又骑了5个小时,到达郡山市的一处公路服务站,我看到很多巴士停在那里,就找去东京方向的车问能否搭车。

那些巴士平时都不允许私载乘客。有位巴士司机听说我是受灾群众,便给总部打电话请求特批,车里的乘客也纷纷要求司机先让我上车。上车后,几位日本乘客看我很劳累,就塞给我面包、红茶和糖。有位大叔看我衣服很脏,还帮我弹掉灰尘,摘掉上面的干草,对我说“加油吧”,真让我感动。

中国青年报:你觉得日本人在地震后表现如何?

梁欣程:我感觉日本人整体都很平和,东京等城市似乎一切照常,仅受灾的东北地区受到了影响。当地受灾群众在县府安排下,暂时到中小学的操场上避难,领取免费发放的饭团。公共场所一切都很有秩序,分发食物时一般都是老人、妇女、儿童先领,青壮年后领。地震后两天,政府就规定灾区超市一切物品免费,由政府买单。我在东京机场时,给我母亲打了个电话,发现国际长途也免费了。(通讯员 耿越 本报记者 唐轶)


来源:http://www.nuli.org/a/20110322/205695.html
分享到:
相关阅读
文章评论 · 所有评论
评论请遵守当地法律法规
点击加载更多
© 2016 京ICP备11016124号-6 京公网安备 11011202000300
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: